澳门永利皇宫娱乐场

徐明星否认吃了投资人的包子 上海被堵事件最全记录

来源:大发 | 时间:2018-09-30 人气:5682
  •   直到2018年9月12日晚21时,王麋依然守在位于上海浦东崂山路的潍坊新村派出所门前。他相信,徐明星依然在里面。

      尽管警方前一天晚上已经宣布释放了徐明星,但王麋等投资者说,这两天他们轮班,一直在派出所门口盯着每一辆开出的汽车,徐明星不可能离开。

      徐明星9月13日凌晨1时许发布的一条朋友圈激怒了众多投资者,也彻底打消了在上海再次围堵他的希望。他否认投资者给他买了10元的包子当午饭,称是竞争对手的“黑稿”以及“财经小说”作家写的戏剧化文章。

      当时在现场的王麋给《核财经》发来他们给徐明星买的午饭和警察提入派出所内部的照片,并叙述了详细经过。直到此时,众多坚守的投资者不得不承认,徐明星真的离开了。但他们表示,将马上赶赴北京OK集团,继续追讨在OKEx平台上爆仓造成的损失。

      其实,因为质疑OKEx采用“扎针”、“拔网线”等方式“定点爆仓”欺诈投资者,仅在2018年,规模较大的投资者声讨行动就分别于3月和5月发生过两次。但像此次上海把徐明星围堵,并被带到派出所还是第一次,如其本人所说,充满了“戏剧化”。

      针对此次事件,徐明星和OK方面也公开否认徐明星被立案调查,同时否认徐明星与OKEx之间的关联。

      据投资者讲述。9月10日下午,当李丽等7名投资者来到OK集团在上海新开的办公室时,以为将无功而返。

      OK集团上海办公室9月6日刚刚开业剪彩,徐明星在开业仪式上切蛋糕的照片还挂在网上。而李丽们看到的是一个正在装修的乱糟糟的空房间,连“OK集团上海办公室”的LOGO都被撕去,几名工人在刷墙。

      李丽等人将纸质的“OK集团上海办公室”几个字贴回墙上,正在商量怎么办时,一名女子走了进来。“我们就问她来这里干嘛的,她说是来面试徐总私(人)教(练)。”

      该女子和投资者们一起等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徐明星还不来,该女子于是打通其助理的电话后离开。李丽等人远远地跟着那名女子,一直跟到附近的五星级酒店——上海红塔豪华精选酒店。

      据现场投资者讲述,徐明星好像发现了他们,让那名女子立即离开,自己从二楼回到了房间。李丽等人到酒店前台,问出徐明星入住1006号房,上去敲门却无人应答。他们在房门前又守了一个多小时,屋内毫无动静。几个人于是分配任务,有的守房门,有的守在了宾馆大门口。

      李丽在楼下时,天色已经有点黑了。这时楼前突然开来两辆汽车,下来五六个小伙子,也不关车门,聚在酒店前的柱子旁讨论。李丽走过他们身边,听到“上10楼看看”等话,确认是徐明星叫来的人,感到事态不好,当即拨打110报警,称遭到“期货诈骗”,请求警方处理。

      大约十多分钟后,警察赶到酒店,敲门不开,叫来服务员打开1006号房门,徐明星果然在里面。警察要求徐明星和报警者一起到附近的潍坊新村派出所。

      一段徐明星在派出所受理窗口前和警察对话的视频显示,他称在酒店被七八个人围着,警察表示投资者认为徐明星是犯罪嫌疑人要扭送,“你要指控他们非法拘禁,不构成。”

      当晚10时55分,徐明星发了一条微博:“谣言止于智者!”23时16分,他又在朋友圈发布这句话并配了一张上海滩夜景图,似在暗示“徐明星被抓”系谣言。

      9月11日零时18分,徐明星再发朋友圈:“和娃一起谢恩师,虽然迟到了几分钟。”让人感觉其好像行动自由。

      当天,OKEx客服人员发布消息,称徐明星系因在OK集团上海办公室被围堵,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才选择报案,网上曝光的照片和视频系其在潍坊新村派出所做笔录,并非被关押。

      李丽等人当即在网上晒出警方出具的报警回执,证明徐明星进派出所并非人身安全受威胁自主报案,而是投资者报警后被派出所“扣留”。

      报警回执显示,李丽2017年通过“玩合约抽特斯拉汽车”的网络广告,知道了OK集团推出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业务,在电话客服指导下注册开户,下载手机软件,陆续充值约50万元,特别是2018年9月5日充值25万元后无法登陆OKEx软件,直至“爆仓”显示账户余额为零。

      针对整个事件过程,9月13日OKCoin发表声明称,部分OKEx爆仓用户通过非法途径获取了徐明星本人的行程信息,并到其住所进行围堵。警察到达现场后,将双方带到了派出所了解情况,徐明星配合警方说明了情况,在警方了解完后随即离开。

      王麋是在9月10日晚上看到“徐明星被抓”的消息,11日上午便赶到潍坊新村派出所,遇到数十名与他一样遭遇OKEx爆仓的投资者。

      除了上海本地的,还有来自无锡、苏州、杭州、四川,甚至北京,他们带着自己投资OKEx的证据材料,要求警方立案。

      警察向投资者表态,徐明星于10日晚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警情,已联系经侦部门共同调查和研究;请投资者多提供证据,若欺诈成立,会依照流程将嫌疑人送往看守所;若证据不足,最晚将于带走协查24小时后释放。

      王麋等人一边在网上呼吁更多投资者赶来提供证据,一边找复印店将自己的转账记录、购买合约清单、爆仓经过等打印出来,提交给警方。

      投资者陈君提供给《核财经》的资料显示,他于9月5日中午13时12分在OKEx平台挂了两张购买EOS0928合约20倍杠杆的多头单,委托价格为43.45元,而当时EOS价格约为45元,“离当时的价格差很多,觉得会很安全。”

      谁知不久风云突变,朋友告诉他“瀑布了”,行情于当天17时许开始暴跌。陈君当即登陆OKEx试图撤单,紧急关头OKEx却无法操作。

      “大家都管这个叫拔网线。”陈君说,他眼睁睁地看着EOS跌到自己挂的43.45元成交,然后在当晚18时跌至6.065美元时强制平仓,即俗称的爆仓。

      9月11日到潍坊新村派出所提供材料的投资者——主要是9月5日“拔网线”的受害者,有的损失金额价值数十万元、数百万元。其中一名投资者的材料称损失约值人民币8000万元。因为数额巨大,他不愿意对外展示详细的操作清单。

      投资者们都说,如果是自己判断失误或操作错误造成损失,“愿赌服输”,但被OKEx平台以“拔网线”方式收割,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就在众多投资者赶到潍坊新村派出所填写报案表格、提供证据材料时,11日上午11点多,一名警察拿着一张纸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大厅里问:“有没有徐明星的朋友?”

      王麋告诉《核财经》,10日晚徐明星被带到派出所关在里面,他叫来的几名小伙子也跟到了派出所,就在外面等着,还差点和投资者发生冲突。恰恰警察询问的时候那几名小伙子不在,无人应答。王麋看到,那张纸上有徐明星的签名,应该是对手下有什么交代。

      通过警察的话,投资者们确认徐明星还在派出所,都很兴奋。简短商量后,一名投资者到附近餐馆买了份午餐,交给警察带给徐明星。“包子、南瓜饼、粥。”王麋说,这份午餐花费10元人民币。一名投资者还调笑说:“这么贵!”

      不过,徐明星13日凌晨发朋友圈否认吃了投资者买的午餐,称是被竞争对手抹黑。“那个1500个比特币可以忽略不计的男人,拿不出10块钱给自己买包子”,“友商对我太好了,设计各种局防不胜防,各种黑稿铺天盖地,各路水军整装上阵,还请了‘财经小说’作家写这么戏剧化的文章?”“线块钱的包子是什么味道!”

      对徐明星的话,王麋等投资者非常气愤,称其“吃饱了骂娘”。多名投资者给《核财经》发来当时买的包子等食物和警察提入派出所内部的照片,证明他们确实应警察要求给徐明星买了午餐。

      赵娜介绍说,她投资的280万个EOS在8月14日被爆仓,按当时29元的市价,近9000万元人民币。8月14日是EOS价格最低的一天,赵娜说,按照正常市价,她的合约并未达到爆仓价,但OKEx上的价格出现异常,很短时间内合约价格比市价低了约10%,爆了她的仓后迅速拉升。

      “我们大概率怀疑是属于恶意的,所以我的诉求是合约价为什么平白无故比市场价低了10%?我的要求是OK恢复我所有后台交易数据,如果恶意操纵市场定点爆仓,这个事情我们是不会认的。”赵娜说。

      最典型的是2018年3月30日凌晨5时许,OKEx的比特币季度合约出现异常,在现货价格未跌破6000美元时,OKEx的合约价格跌至近4000美元。根据OKEx爆仓记录统计,短短1小时瞬间爆破多头46万个比特币期货合约。

      事后OKEx回应称,价格异常是“有异常账户通过大量异常操作,导致BTC季度合约价格异常,大幅偏离指数。经技术初步调查,这些用户通过不计成本的异常平仓,突破限价”。

      但是,“回滚”又被投资者质疑OKEx规则的随意性。一名当时开了空头仓单的投资者向《核财经》提供的材料显示,“回滚”令他十多万元的盈利化为乌有,“硬生生被OK吃了。”

      刚开始,投资者只是要求OKEx平台赔偿“拔网线”、“扎针式定点爆仓”造成的损失,但经过互相沟通并查阅相关法律法规后,诉求升级。

      9月11日在潍坊新村派出所门外,王麋等投资者提交的“报案书”称,“OKEx及其关联方虚构事实与隐瞒真相”,声称业务“合法合规”,“实际在境内无资质属非法平台”,“以非法占有我的个人财物为目的”,要求警方以“涉嫌诈骗”追究OKEx平台及其实际控制人徐明星的刑事责任。

      针对这一点,9月13日一份以“OKCoin币行”名义发布的声明称,根据互联网上的公开信息,OKEx()由ACX Malta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经营,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注册地在马耳他。徐明星不是OKEx网站运营主体ACX Malta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的法人、董事或股东。而OKCoin币行作为国内最早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已于2017年10月31日根据政府部门相关要求,主动停止交易业务并准确清退客户资金。

      2014年8月18日,OKCoin宣布旗下交易平台OKEx上线,并在网站如是宣传:“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合约交易请到OKEx上来。”

      2017年10月30日OKCoin币行发布的停止交易公告写道:“我们通过投资、合作等方式拿到了世界多国数字资产交易的牌照,将进军海外市场,所有的海外业务都由当地公司和团队负责经营。”

      尽管徐明星于2018年2月辞去了OKEx的CEO一职,但业内人士和用户仍普遍认为OKEx实为OKCoin币行海外版(官方版本为“OKCoin国际”,域名okcoin.com)。

      因为两家公司不仅多名核心成员重叠,多次同时出现在公告中,其在爱尔兰、新加坡与俄罗斯的客服电话亦相同。此外,两家公司官网的公司简介,在“我们的使命”、“我们的技术”与“关于数字资产”部分几乎完全一致。

      不过,9月14日《核财经》登录OKEx官网发现,团队成员张江耀、刘钜江的介绍中已删除与OKCoin相关内容。

      另据天眼查,OKCoin对应公司中文名为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徐明星为该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而其企业业务同时包括OKCoin与OKEx。

      2018年5月,接任徐明星OKEx CEO职务的李书沸离职,并发朋友圈称:“我和老徐为工作吵了不少次,吵架都是为公司好。”徐明星对此两度在朋友圈发声回应,称李书沸并未向自己正式提出离职。他写道:“5月14日早收到李书沸离职消息,事前并未有任何具体沟通。”此事证明,OKEx的CEO实际是OK集团雇员,受徐明星管理和约束。

      对于徐明星与OKEx之间的关系,《核财经》专门做过梳理,详见稿件《徐明星真的和OKEx八竿子都打不着?看这些就懂了》。

      OKEx与OKCoin以及徐明星的关系,投资者一直试图证明。王麋等人的“报案书”称,徐明星是OKEx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应对OKEx平台负责。

      一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核财经》,OKEx的问题主要出在合约交易属于数字货币期货交易。数字货币作为新兴事物,本来价格就极不稳定,OKEx又提供10倍至20倍的杠杆,急剧放大了风险,即使没有人为的“拔网线”,但当市场剧烈波动造成服务器或网络阻塞时,蒙受损失的投资者必然要追究平台的责任。

      这样的情况在OKCoin时代就屡屡发生。投资者小宝提供给《核财经》的交易记录显示,早在2015年7月13日下午15时左右,OKCoin的交易网站就发生无法访问等故障,其间比特币价格暴跌,造成他的四个账户三个爆仓,直接损失1100个比特币,按照当时价格值人民币200多万元。

      小宝曾聘请律师到北京OKCoin总部谈判,也曾为维护权益拉过横幅,但至今未要到说法。在他之后,全国各地因为爆仓赶赴北京OK集团的投资络绎不绝,谈判、拉横幅、报案、服毒威胁,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最著名的声讨事件发生在2018年3月24日。声称在OKEx操作合约交易损失了1100万人民币的投资者杨超(在当时的报道中化名杨勇),当天带了一瓶敌敌畏闯入OK集团总部,将敌敌畏泼洒在自己周围以阻止工作人员靠近。他的行为引起了媒体和网络的广泛关注。

      引发杨超激烈行为的是OKEx官方于3月22日发布的声明。其中称,OKEx法律团队认为其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不属于传统期货,因为交易过程没有法币,属于币币兑换,用户和OKEx公司之间也没有资金往来。同时,OKEx主要针对国际市场和海外华人市场,不针对中国市场,OKEx合约已经增加了用户风险评测,不允许普通用户参与虚拟合约业务。

      然而,相关法律人士则向《核财经》表示,OKEx的这种说法“比较站不住脚”。期货基本特征表现为集中交易、杠杆作用、期货合约、强制平仓、爆仓等。OKEx的合约交易完全满足期货的特征:10倍至20倍的高杠杆、保证金、强制平仓、周月季度交割期、标准化合约、平台集中交易、套期保值功能宣传等。

      不仅如此,长期关注区块链发展的广东德纳(武汉)律师事务所尚满庆律师告诉《核财经》,即使注册在海外,因为OKEx在中国大陆发生了实际的经营行为,大陆法律也具有管辖权。如果把OKEx当作交易所看待,其“合约交易”已涉嫌非法经营、内幕交易等犯罪行为;因不当宣传和交易过程中的不当行为,其负责人则有涉嫌诈骗的可能。

      正如他所说,9月10日至11日围堵徐明星的投资者,大多以OKEx和徐明星涉嫌诈骗向警方报案。不过也有部分是WFee项目的投资者,OKEx是该项目的基石投资方。投资者们质疑WFee暴跌,或涉嫌与OKEx联合诈骗。

      11日下午17时许,潍坊新村派出所当日值班长卢军向现场报案的投资者公布了该所的处理意见。卢军称,当天包括经侦部门、刑侦部门领导在内一直在研究这个事情,目前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事案发地非上海,是在北京。至于徐明星,正依法对其进行调查,调查完毕依照法律要对他放行,但若调查清楚与他有关,不会放行。徐明星在上海是有公司,但上海公司与数字货币无关。此外,昨晚及今日投资人提交的报案材料,会在明天一早移交到上海浦东新区经侦支队,然后经侦部门会统一将材料移交(OK集团所在的)北京海淀区公安局。

      对上海警方无管辖权的表态,尚满庆律师认为媒体可能存在误读。他说,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十五条关于管辖中的犯罪结果发生地的解释,上海具有管辖权,可能目前只是受案初查,需要北京警方协查或者共同上级机关指定侦查。

      《核财经》现场注意到,9月11日21时30分许,上海警方向现场投资者通报,徐明星依照法定程序拘押近24小时,已予以释放;其涉嫌的OKEx诈骗事件,投资者提交的材料会移交给北京警方。

      尽管警方宣布释放了徐明星,但王麋等十多名投资者依然不愿意离开。他们彻夜在门前守候,准备等徐明星出派出所的时候再次围堵。然而,一直到12日晚,都未看到徐明星出来。

      王麋等人说,徐明星绝无可能在10日当晚离开,因为自他进派出所后,多名投资者一直守在大门和偏门,连续两个通宵。他们因此对徐明星到底怎么离开派出所百思不得其解:“他难道一直藏在派出所,准备等我们都走了再离开?”

      针对此次事件,《核财经》拨打徐明星电话,但接电话的徐明星助理拒绝对相关问题做任何回应;OK集团的公关人员也未有回应。(文中投资者均为化名)

Baidu